和德资讯
电话:029-88665520
手机:15399410729
地址:陕西省体育场东门奥林匹克大厦A座14F(地铁A口)
和德资讯 当前位置:主页 > 和德资讯 >
[言来语去] 群贤聚和德 漫话大周原
时间:2017-11-16来源:和德文化

   群贤聚和德   漫话大周原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刘健\文    王利\摄影

 

      陕西有方言名曰:“谝闲传”。“谝”即聊天;“闲”为空闲;“传”是传播。11月14日,位于省体育场奥林匹克大厦的和德文化艺术传播公司今日热闹非凡,一群活跃在古城爱“谝闲传”的文化人又聚集一起谝开了闲传,这些人里有事先约好的、有不期而至的、有临时请来的,用现代的文化词说,就是西部书画网策划的又一回“言来语去”艺术沙龙。

 

 

    来者中间,有著名作家和书法家李西岐;著名文艺评论家徐志刚;金狮华纳总裁涂峰;渭河书画院院长许斌;和德文化公司总经理、书法家张刚;碑林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昊;宝鸡市作协会员、青年女作家马婷,还有我们三个搭档:宋良君、王利和我。

   和合有道,德建业兴。张刚把他这个新型的文化公司布置的古色古香,一进门的吸水石造型、过道的博古架、客厅、茶室、课堂等都展示出独特的文化韵味,笔墨纸砚一应俱全,特别是挂在客厅的几十个竹简显得格外瞩目,这是每个书法家到这里留下的墨迹,古朴典雅,十分有趣。

 

 

      谝闲传没有主题,大家在茶室喝茶,漫无边际的“信天游”谝着,谝文化,谝书法,谝人生。

    生在西安的岐山人李西岐老师的来临使场内气氛异常活跃,他是个多产作家,不仅是中作协会员,还是省书协和省美协的会员。著有长篇小说《金城关》,精短小说集《有朋自远方来》、《李西岐文学作品选-小说卷》,散文集《李西岐文学作品选-散文卷》、《三月飘雪》、《黄河水车•羊皮筏子》等,《金城关》曾荣获第四届黄河文学奖。这次他带来了他的新作:长篇历史小说《大周原》——西周开国传奇。我知道,这本书的填补了我国西周历史文学的空白。

 

 

    李西岐给我们介绍说,周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源头,“文王回西岐,盛世八百年”。《大周原》约53万字,六十章回,以西周开国百年前古公亶父自豳地迁岐为主线,以周原民俗民情为副线,真实还原了三千多年前的那场兴周灭商的伟大变革,“极致逼真地”重现了传说中的西周开国历史。李西岐认为,真正的周文化的特征就是:“海纳百川,以义克利。守道诚信,自强不息。顺天应人,继古开今。”

 

 

     几十年来,李西岐坚持不懈地以笔为旗,收集整理资料,像一个踏实的农人一般,精心耕种着这一方砚田纸地。他先后走访了陕西和甘肃的很多地方,为了探访当年禅让王位给王季的两位兄长太伯与仲雍,曾经千里迢迢去无锡梅村寻根,到河南考察牧野之战和朝歌遗址。他的写作纯属兴趣驱使,无半点功利之心。

 

 

    众人听来,不禁肃然起敬。翻着这本沉甸甸的史书,其间数十幅插图和书法都是李西岐创作的。商朝的青铜器,周朝的战车,千古兴亡多少事,谁人曾与评说?我想,这本《大周原》为实现民族复兴梦提供一个清晰的版本。

 

 

   随后的节目就是李西岐签名赠书喽,他按照每个人的名字精心设计题辞,大家自然高兴不已。

  
    既然是“言来语去”,就少不了书法。李西岐和张刚都挥笔下了这四个大字。李西岐的章草端庄沉着、率真自然;张刚的欧楷稳重疏朗、流畅秀润。李西岐还给大家都写了书简,令人爱不释手。

   王利忙着给大家拍照,个人特写、集体合影、现场写实,专业的技术和专业的设备为雅集增色不少。

    
   渐晚,谝闲传又在和德公司的餐厅继续进行,张刚为这次雅集做了精心筹划,一个长40公分的牧童骑牛造型的酒瓶摆在餐桌中央,颇有气势。一桌菜肴色香味俱全,想不到作为书画院长的许斌,还有这样一手好厨艺。

  
    席间,张刚诙谐地自嘲:用咱陕西话说来,我们“和德文化”就是“喝多文化”。猛的听来,真是区别不大。

 
    酒过三巡,张刚提出玩点高雅活儿,就是续“酒令”。徐志刚补充要求每以句为续,格律不限,人按上句的最后一个字起头。应答者若在规定时间内续接不上来,罚酒。饮酒行令是中国人在饮酒时助兴的一种特有方式,由来己久,最早始于西周,完备于隋唐,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酒文化。这“高雅活儿”真是不易,要求当席构思,即席应对,面对突来的“一字题”和众人“十九八七”的倒计时,既要有文采和才华,又要敏捷和机智,所以它是酒令中最能展示饮者才思的项目。

   
    李西岐老师便以“言来语去好”起句,刘健接“好友聚此间”,宋良君接“间隙聊周事”。王利接“世间情满园”,许斌接续道:“缘中有所梦”,马婷翻着眼睛,略一思索,“梦回秦岭山”,涂峰瞪着眼睛,大声喊道,“山中无老虎”,徐志刚答道,“虎落在平原”,张刚说“原本一闲人”,李西岐续道,“人生多清欢”,刘健说“欢乐无处在”,宋良君显然喝多了酒,拍着脑袋直喊“在、在”,在了好一阵,只得自觉自愿自罚一杯。许斌接着喊“在”,说了四个字“在所难免”,众人皆呼犯规,许斌罚酒了事。

   
    他以六言起“我是画家许斌”,马婷难住了,不停的眨眼睛直往屋顶瞅,大家数着“十九八七六……”,她喝一杯茶认罚了。涂峰接续道,“彬彬有礼喝酒”,大家起哄道,涂总你啥时喝酒有过“礼”啊?涂峰起身离座,表演起他喝多回家在岳母面前走的正步,表面一本正经,脚下蛇形醉步,席间便笑作一团了!
 

     此刻,我猛然记起欧阳修在《醉翁亭记》中说到的:“觥筹交错,起座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”

     不知不觉,已到次日凌晨,大家这才意犹未尽散去。

   斗转星移,又是个日暖天蓝的初冬。搁笔想来,这次第六回的“言来语去”距徐志刚写第一回“艺术沙龙诞生记”恰好整整一年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和德文化】现场小景